天天噜噜噜天天拍拍爽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 天天躁夜夜躁狠狠


女儿的奶水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kpp03.com

第01
 “小可,你看你的家,怎麽这麽?”我一进到女儿的家裏,看到到处都是东西,我皱着眉说道。

 “爸,你来了,太好了,快帮我收拾一下吧。”小可边抱着她那只有一个月大的儿子边笑嘻嘻地说道。

 “你把我当保姆了?”我开玩笑地说。

 “爸,你帮人家一下嘛,好不好?”小可哀求道。

 小可是我唯一的女儿,刚刚生完孩子才一个月。她妈妈在小可很小时就和我分手走了,我和女儿是相依爲命一起长大的,爲了怕女儿受委屈,我一直没有再婚。

 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,这孩子从小就被我宠坏了,只好帮她收拾起来,小可高兴地在我周围转悠。

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,现在的小可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。

 股和变得更加丰感了。变化最大的就是她的房,因爲没带罩,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在她走路时两只房一晃一晃的。

 但小可的并不显得臃肿,依然很有形,而且还是那麽的柔若无骨,走起路来,股一扭一扭的,煞是人。

 小可可是出了名的美人。不光摸样长得漂亮,尤其让人喜欢的是她那170cm的感修长的身材,配上飘逸的及长发,每次上街都会成爲男人注视的目标。

 小可的股很丰,后微微上翘,给人一种圆滚滚鼓鼓的感觉。细而柔软,因此走路时股的扭动幅度就大了一些,这就更加衬托出她形的肥美,自然地透漏着一股人的劲。在后面看小可走路更会勾起男人的望。

 小可不属于纤弱苗条的病态美人,脸蛋也不是那种娇小型的,很有一股李嘉欣的味道。

 我也不知道,爲什麽只有一米六十的我怎麽会有这麽高个的女儿?

 小可的老公志强也长得很英俊,和小可也蛮般配的。志强的公司在三峡水库的建设中负责其中的一个工程,还是个工程的负责人,因此在三峡的工程开工后不久,志强就吃住在工地上。就算小可要生産时,志强也只是请了十天的假照顾小可。

 小可没有人照顾,就打电话把我找来,让我来照看一下。

 没想到我来一看,小可的家裏真是又髒又,没办法,我只好暂时由爸爸变成了保姆。在我的一通大干快干下,小可的家裏又恢複了清洁有序。

 小可看到家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高兴的走到我跟前,抱住了我脖子,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说:“爸,你真好!”

 小可的嘴软软的、的,贴在脸上很上舒服,我的心头一,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,我忙推开了小可,说:“去,去,去,跟小孩子一样。”其实小时侯小可也经常这样的,但今天的感觉却不一样。

 小可蹶起小嘴说:“人家感激你嘛!”

 我说:“我可不敢用你感激,只要你不再让我做家务活儿就行。”我们正说着,小可的孩子哭了,小可忙进去把孩子抱了出来。






第02章
 小可的儿子虽然刚刚满月,但长得很胖,这可能和小可的水充足有关吧,小孩子长得很可爱。

 小可也不管我在,拉起了衣服,出了一只房,把鲜红的头进了小孩的嘴裏。

 小可的房很大,发着耀眼的白光,直看得我有些头晕。小可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着她的房看,撅起嘴娇嗔道:“爸…”我也有些发窘,眼光离开那眩目的丰:“你,你喂小孩在行的吗!”小可对我做了个鬼脸。

 吃完晚饭,小可看到我要走,对我说:“爸,你一个人住也不容易,不如搬过来住吧,咱们俩个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 我忙说:“那可不行,爸爸还有工作要做呢!”小可扁扁嘴说:“你的工作我还不知道,不就是坐在家裏上上网,写写文章吗!”

 我实际是某个杂志的新科技类的自由撰稿人,每天在家写写科技评论。刚过五十岁的我目前还是独身一人。

 我是个性很强的人,但我不喜欢那些烂的小姐(当然我也曾上个几个不错的小姐),我有个相好——阿梅,算是一个性伙伴吧。

 阿梅是我一个朋友的老婆,人也长得有味道的,她绝对是一个正经人家的女人,除了我她在外面没有别的男人。阿梅最让我着的还是她接近170cm的身高和感修长的身材。

 虽然她已结婚10年了,但保养的很好,还像27、8一样,女人味十足。

 因爲老公的原因,至今没有生育过。这也成了他们夫的一块心病,但这倒保持了她感人的身材。

 她对我还是非常信任和尊敬的,在一次酒入愁肠后开玩笑般地要向我借种。

 我也是酒烧的,在阿梅烂醉后把她带回家,然后就爬到了她的身上,整个晚上我趴在她的身上,干累了就歇,歇足了再干,在她身上过足了瘾。

 要知道,在比自己高大漂亮女人身上干她,是一件既过瘾又刺的事情。

 阿梅虽然一直有些烂醉,但身体还是有反应的,否则即便她长着一身细丰的白,我也不会有兴緻连着干她的。当然我不会真的让她怀孕,那可是容易出事的。

 好在阿梅清醒后不但没有怪我,也没有非得要怀孕,倒是经常趁她老公不在时来和我约会。我和阿梅每隔一、两周都要做一次爱。或在我家或在其它地方,按她的话说就是和我做特别过瘾,不像他的老公,人高马大却长了个小东西,人样蜡头。

 这也是我不想搬来小可家的一个原因——联係阿梅太不方便了,而我又不是个可以没有女人的人。

 小可看到我不愿意,有些着急,抱住我的胳膊撒娇地晃着:“爸,你说好不好嘛?”

 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怀裏,小可那两个丰的房在我的胳膊上,她的身体的体温和那种柔软的感觉从胳膊传过来,得我身体有些发热。

 我忙说:“我再考虑考虑吧。”就赶紧逃离了小可的家。

 我最后还是决定搬去小可的家,谁叫我一直宠着她呢!

 我先把阿梅约了出来。

 本来她老公在家,她有些犹豫,但一听我说要出门,可能得很久,就急忙赶来了。







第03章
 这一晚我住阿梅不让她回去,在她身上干了半宿。

 第二天,我简单地收拾了些东西,带上我最重要的笔记本电脑,来到小可的家。

 小可对我的到来当然是心欢喜。小可家是二房一客厅的结构,我就住在了另外的一个房间。

 小可负责一三餐的饭菜,我负责收拾房间的卫生。住在女儿家倒也清閑。

 一天晚上,我正躺在上看书,小可穿着一件睡衣走进来,手中端着一杯对我说:“爸,你把它喝了吧。”

 我问小可:“是牛?”

 小可脸一红摇摇了头说:“什麽牛,是人家的。”我一愣:“是你的?”

 小可点了点头:“当然是啊,人家的太多了,宝宝又喝不了,每天晚上都得很痛,晚上睡觉前,我都要用器把它出来,以前都扔掉了,今天我忽然想到你,扔掉多浪费,不如让你喝了,书上不是说,提倡母喂养嘛,说明人是最有营养的啊。”

 我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那杯,有些结巴:“你是说,你说让、让我喝你你的?我、是你爸爸啊!”

 小可不以爲然地说:“就是喝个嘛,和爸爸有什麽关係?”说着把那杯放在了桌子上:“放在这儿了,喝不喝,随你啊”。说着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 我望着那杯发愣,小时候吃过母亲的母,但那时太小,没有什麽印像。

 我也觉得把这杯扔掉了有些可惜,人家都说当年大地主刘文采就是喝人长大的,但让我喝自己女儿的水,我又觉得这件事荒唐。

 犹豫了一会儿,我还是把那杯端起来,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,一股香扑面而来。我用舌头了,虽然不像牛那样甜,但却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。

 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,再说喝了也就我知,小可知,别人也不会笑话,干脆就把它喝掉。于是张开嘴,大口地把整杯都喝掉了。

 躺在上,想想也觉得可笑,怎麽大年纪了,居然还喝了自己女儿的。

 第二天,小可也没问我是不是喝了那杯,只是晚上的时候,又送来了一杯,我又把那杯仍带有小可体温的喝了下去。

 自从我喝了小可的水后,我就总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想看小可房的沖动,但理智告诉我,那是女儿,是不能这样的。

 但在小可喂宝宝的时候,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盯着她的房看了个够,小可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想法,每次喂时都把整个房出来,有时就连另外一只没有喂的房也出来,用手捏着,仿佛在向我示威。







第04章
 一天晚上,小可又把一杯送过来,却没有立即走。以前小可送过来马上就走了,可这一次没有走。

 小可用眼眼看着我,小可今天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,可能清楚地看见她没有带罩,下面的小三角内也隐约可见,美妙丰盈的成体几乎清晰可见。

 咳!我心裏歎息一声:“这麽人的身子,真是便宜了志强这小子了!”我见小可没走,我也不好意思当女儿的面喝她的。

 小可看我没喝,就对我说:“爸,你快喝啊,一会儿就凉了”。

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在这儿,我…我喝不下。”小可哈哈大笑起来:“爸爸还害羞啊?”说着端起那杯,送到我嘴边,我只好张开嘴,把它喝掉。

 小可这麽近距离地站在我面前,透过睡衣,可以清楚地看见小可粉红色的头,闻到小可身上传来那种透了的女人的体香,真有些晕了。

 小可看我喝完,调皮地对我说:“爸,好喝吗?”我说:“好喝不好喝,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?”小可说:“哪有自己吃自己的?”说着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说:“我去睡觉了,晚安。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,得我愣愣地坐在那儿好半天没反过劲来。

 没过几天,晚上小可突然来到我房间,模样有些着急,对我说:“老爸,我的器坏了。”

 我说:“明天买一个不就得了。”

 小可急道:“那人家今天晚上怎麽办?”

 我说:“忍耐一下,明早我就去买。”

 小可跺着脚道:“不行的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,夜裏涨得很难受的!”我说:“那怎麽办?”

 小可脸一红,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,好半天才低着头怯生生地说:“你、你以前没有帮过妈妈吗?志强都是帮我用嘴出来的,反正你也要喝的嘛!”我一下就跳了起来,说:“什麽?你说…你说让我用嘴把出来?”小可擡起头,看着我点了点头。

 我说:“天下哪有爸爸吃女儿子的?不行!”小可看到我的样子,有些着急,说:“有什麽关係嘛,再说别人也不知道。”

 我说:“那也不行。”

 小可急了,对我说:“有什麽不行,你常常偷看人家的子,你以爲我不知道啊,平时人家的子都让看够了,再说每天晚上都喝着人家的,现在人家有事让你帮忙,又说不行了!”

 我一听这些就有些理亏了:“你…”

 随即小可的口气又转变成软求:“好爸爸,你帮人家一次嘛!”说着就拉开了衣服,出了已经涨大的房,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,把粉红的头在了我的嘴上,我一下就晕了,下意识地张开嘴把她的头含到嘴裏起来。

 小可的头很软,微一,一股甘甜的汁就涌入了嘴裏。

 我坐在边边,小可站在我面前,双手搭在我的肩上。我感觉到小可的整个房贴在我脸上,很柔软,很舒服。很快一侧的房的汁就被我干了,又转到了另外一侧。







第05章
 小可的房很白,我又有了一种眩目的感觉。双手无措地在沿上抓着。

 鼻中是小可的体的香味。很快两个房就被我得变软了,当我吐出小可的头时,我发现小可的脸和我一样,红红的。

 小可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高兴地说:“谢谢爸!”飞快地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 我就这样傻傻地坐在上,嘴裏仿佛依然在含着小可那柔软的房,真像做梦一样,以前只是和阿梅作爱时也吃过她的子,但那感觉和这回却明显的不一样,而且也没有水。年纪一大把了,居然又吃到了年轻女人的子,而且还是自己女儿的子,咳!我居然吃了自己女儿的子!

 第二天,小可并没有催我去买什麽器,我也居然装做不知道。晚上快要睡觉时,小可又来到我的房间。今天我们两个人都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,当我把小可的头含入嘴裏,小可啊的轻轻呻了一下。小可的手开始慢慢抚摩我的头就像母亲温柔地抚摩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
 一会儿,我和小可就都没有了开始时的紧张。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羞涩。小可见我的手总是在单上胡乱抓捏,就抓住我的双手圈放在自己的间。

 这是女儿长大后我的手第一次碰到她感部分的体!我的手有些颤抖,小可的身柔软而感,手感非常舒服。

 我真的想好好摸一摸,但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!

 我就强忍住了这种望。好在小可不会一动不动地站着,她的身出奇地柔软,她的上身不动,股也经常来回扭动,这样我的手就相当于在抚摩她的身子了,我心裏不住地赞歎:“小可的身子真是太人了!就连我这做爸爸的也不住心猿意马啊!志强这小子真的好福气!”

 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依依不舍地吐出了小可那早已没有汁的头,小可也不把衣服放下,着大子,弯又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:“谢谢老爸!”然后才转身离开,一边走一边往下拉衣服。我的眼睛几乎是贪婪地盯看着小可那扭动着的人的大股…

 一天晚上,我们又像往常一样开始了。今天的小可穿着一件T恤,下面穿着一件超短裙。

 我仍然坐在边上,小可站在我面前。

 我主动把小可的T恤拉上去,出了丰的房,小可的房圆鼓鼓的,很是实,晕不大,小小的头呈粉红色,像一粒透的葡萄。

 我把小可的T恤拉了上去,小可的两只大就完全暴了出来。

 小可用手往上扯着衣服,卷起放在房的上缘,沖我笑道:“怎麽,你还能两个一块吃啊?”

 我厚着脸皮不说话,张嘴含住了右侧的房,我的右手向上,装做很自然地攀上她的另外一只房。

 小可的身子抖了一下,并没拒绝,我的手就大胆地在她的房上捏起来,见小可依然没有表示,我就更大胆了,左手绕到小可的背部,在她的部轻轻摸,并顺着她的向下摸到她的部,在她圆翘翘的股上来捏去,虽然隔着短裙,但仍然能感觉到小部的柔软和丰腴,捏在手裏特别过瘾。

 小可的呼吸变得越来越,嘴裏轻轻发出啊啊的低。当我把她两个房裏的光时,小可已有些站立不稳。

 我站起来,小可靠在我怀裏,大腿挤靠在我的下身处,小可一定感觉到了我下面家伙的坚了,她的小手一只揽住我的背部,另一只向下,隔着子已抓住了我发硬的,轻轻地着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kpp03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kpp03.com

❀天天噜噜噜天天拍拍爽 ❀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 ❀天天躁夜夜躁狠狠